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留下一点老扬州的“想头”  

2008-11-10 14:55:04|  分类: 媒体聚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喜根先生著《扬州古巷风情》近日由广陵书社出版。

    “我曾领略过北京的胡同文化,也体验过上海的弄堂文化,而真正在我记忆里留下烙印的还是扬州古巷文化。” 王喜根先生说。

    这是一本记录扬州古巷文化的精致读物。百十篇平实而隽永的文字,似一幅幅发黄的老照片,记录着那个年代的老行当、老玩艺、老吃刮、老风情。

    的确,对于扬州而言,小巷是这个古城的重要特质;对于扬州文化而言,小巷更是魂之所系。正是千百年来生活在曲曲折折的小巷里的市民,一点一点、自觉不自觉地构筑了属于他们的特色文化,也让这个城市形成了鲜明的个性。

    一个无奈的现实是,这种文化的离去正在加速。

    至少在上世纪80年代,箍桶匠依然在深巷里吆喝,换糖担子后面也还是永远紧跟着一群小孩。这些风情,上世纪30年代生活在扬州的著名作家俞律见证过,王喜根先生在五六十年代也能触摸到……但是现在,城市化的步伐在不断加速,人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根本变化。对于农村而言,这意味着乡土风情的消散,对城市来说,小巷虽在,但居住在小巷子里的人却越来越少,那种属于小巷的公共生活也由此日渐衰落。那些老行当、老玩艺、老吃刮、老风情,失去了土壤失去了根基,不可避免地逐渐湮灭消逝。

    大时代的背景下,这种文化焦虑时时隐现。扬州文化,不仅是漂亮的风景,不仅是古街古巷这些物质遗产,也不仅是老行当、老风俗等非物质文化本身,而是植根于人们的生活,鲜活的生活、活生生的人才是这些“非遗”的真实载体。只是,在大多数人没有弄明白自己原来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时,自己的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我觉得当今的“申遗热”,除去经济利益的考量外,文化的焦虑或许是更深层次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一切变化,来得太快,却又不得不快。对此,虽然冯骥才感叹:“每一分钟,我们的田野里、山坳里、深邃的民间里,都有一些民间文化以及遗产死去。”但我觉得,感叹就已经足够,当然如果能挖掘一些、保留一些会更好。

    对于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面对。

    关键是,当我们还没有思考好如何传承时,外来文化已经迅速地占领了高地。最时尚、最吸引眼球的,是美国的大片,法国的咖啡,意大利的比萨……然而往往被人们忽视的是,即使是被称为输出文化、输出时尚的典型美国,大多数人的生活态度也是保守偏右,许多南方小镇依然固守着传统。学者林达有多本著述欧美现实的小册子,将其与王喜根先生此著对比着来读,或许意味更加深长。

    作为中国人,都有浓浓的故乡情。这本身,就是我们的传统,是不需要申报的“非遗”。在王喜根先生此著中,掩饰不住的,正是这一篇篇白描文字中流露的乡情。闲聊时,王先生讲起一则逸事,上世纪80年代,他去采访汪曾祺先生,自报是汪老的小老乡,汪先生问他是具体是哪里人,王喜根答道:“高邮到邵伯六十六。”惹得汪老开怀大笑,一句俗语,迅速拉近他们的距离。

    浓浓乡情背后,是王喜根先生对扬州文化的深刻理解,与深深的眷恋。王喜根先生说,自己写这本书的本意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想给子孙后代们留下一点“想头”,谈起前人的生活时,至少要知道“哦,原来他们是这样生活的”。王先生的话,很朴实,也很动人。

    留下一点“想头”,真好!                                                          记者 大洋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