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尺幅之中有舞台  

2009-02-12 17:40:32|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尺幅之中有舞台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记著名戏曲人物画家马得

  一次,我在南京金陵饭店参加书画拍卖会,会毕走在楼梯上,一个小伙子神秘兮兮地凑上来,展开一幅三尺斗方戏曲人物画问:“马得的画要不要,我是他学生,这画200块出手。”我一看就知道是赝品,首先马老很少画二尺以上的画,其次马老用墨水墨杂下,痛快淋漓,十分酣畅,仿是仿不像的。过后,我将此事说给马老听,马老哑然失笑,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意境不是“做”出来的!

  马得祖籍南京,1919年生于江西赣州。他终生致力于美术,最初是受父亲的影响。其父高先仲,晚清秀才,能诗善画。可惜英年早逝,留下的仅仅是画谱、碑帖。哥哥虎望比他大十多岁,在铁路上做事,广事交游,也能画几笔,每到一处结交一些文艺界朋友,与侯子步、李苦禅、赵望云交好。这几位都是戏迷,一旦碰头,谈画之余便是吊嗓子。赵望云青衣唱得够格,李苦禅武功了得,虎望操琴旗鼓相当。马得时年十二三岁,正是一张白纸,这种中国式沙龙的艺术氛围陶冶了他。16岁从天津移居泰安,赵望云也在那里,马得带了在白洋淀画的速写去向他请教,赵欣喜地告诉虎望:“马得能画,他可以成为一个画家!”正是这句很有份量的话,坚定了他一辈子做画家的决心。

  抗战时期,马得跑到贵阳,给赵望云编的《抗日画刊》作画。让他大开眼界的是,徐悲鸿、潘天寿、叶浅予等画家经过贵阳均开过画展。故宫藏画南迁,也在这里举办展览。汉画纯朴夸张的造型、冼炼概括的表现手法,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不久,一位朋友送他一本《嘉兴兰坡家藏汉瓦当》拓本。50多年来,这个拓本一直伴随左右,直接影响了他以后的漫画和戏曲人物画的创作。1942年,叶浅予从桂林去重庆途经贵阳,马得陪他前往花溪苗家写生。叶浅予此行的速写留在《在大后方》画册里,但留在马得脑海里的不仅仅是已经成形于纸画的物体,更起作用的是他目睹了叶先生是如何抓生物神态的。叶先生郑重地告诉马得,画速写不是描绘,而是捕捉,闪闪烁烁的“神”是以一个动作的片断显示出来的,要抓住这个泄露“神”的动作,就得精神专注、眼疾手快。马得至今仍然认为,他的画受到的最大影响来自叶浅予,陪叶先生写生不过半天,但他受用了一生。

  1947年马得回到南京,《新民报》副刊约他作画,他发表了表现苗家风情的漫画《苗夷情歌》,影响甚广。不久,报纸触怒了国民党被封门,改办《江南晚报》,仍然盯住国民党反动派不放。报纸给马得辟了四格漫画专栏《大城故事》。它代表城市中下阶层人民的利益,反映当时社会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窘况,棱角分明,指桑骂槐,成了国民党老爷桌上每天少不了的一道“不愉快的快餐”。

  解放后,马得由文艺团体调入《新华日报》。民间戏曲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报纸除了发剧评还要配舞台速写,而画速写的任务就落到了马得头上。好在他喜爱戏曲,对汉画那纯朴夸张的造型、冼炼概括的表现手法早已烂熟于心,他拿起笔来作戏曲人物画,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马得画画常用的一方印章是:“人生看舞台”。戏剧是升华了的人世缩影。马得把舞台艺术嫁接到绘画艺术中,又成功地给中国画和漫画配伍,因而产生了他自己的、令人陶醉的艺术风格。这种意境正如他所说,不是“做”出来的,而是自然“流”出来的。

  马得看上去温柔儒雅、心平气和,但对艺术、对生活却相当执著;他爱憎分明,对社会上的是是非非并不含糊,胸中一旦有不平之气,也毫无顾忌一吐为快。他在《画戏话戏·〈杀四门〉》中写道:“戏中的尉迟恭给人穿小鞋,想置人于死地。在那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的封建社会里,用给人小鞋穿的手段来打击报复是常有的事。其实在生活中,给人小鞋穿者,哪会如此明明白白,他未见得跟你对话,那座‘城门’也未见得紧紧关着,有时倒是四敞大开,但你一走到门口,便像有自动装置似的哐当一声便关上了。你想上告么?也是麻烦得很,很难有澄清之日。”正因为马得的画具有内涵上的悲剧性,所以他的画更具深度和力度,而不是一般的“游戏笔墨”。

  马得的戏曲人物画大致分两类。一类秀雅娴静,一类粗豪奔放。马得是漫画家,笔下自有漫画意趣,从取材、构思、艺术造型以至笔墨技法都有风致。黄苗子称马得,年过八十童心犹在,可谓知言。马得的画富于谐趣,它表现在人物的形态、神情、举止、构图和笔情墨意各个方面,表现手法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以假传真,虚中有实,其传神传情夸张而有所含蓄,看了令人感到似有弦外之音。漫画家大都在线上下功夫,有笔无墨,马得很注意用墨,尤其是用水,他画的钟馗、鲁智深,都是水墨杂下,淋漓酣畅,画裱好多年仍然水气泱泱,好像才掷笔脱手。

  他的戏曲人物画是漫画艺术形式与中国画传统技法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画特色的漫画,也是具有漫画特色的中国画,既有漫画的幽默,又有中国画的艺术美。马得的画大都设色,是国画的淡设色,如春水秋月,不板滞,不笨重,删除繁缛,追求单纯,点到即止。他爱用蛋青、豆绿。他画《游园》中的杜丽娘,著银灰色的褶子,白裙,后面有淡淡青山一抹,和人物形成个十字,构图别致,颜色清雅。马得爱画青褶子白裙的妇女,他所画的最美的女性形象是《跃鲤记·芦林》中的庞氏。庞氏梳“大头”,头上有几个银泡子,青褶子,白色的长裙,腰后可见长长的“线尾子”,掩面悲泣,不胜哀婉,真美。马得画人物还有一个特点,爱画人物的后背。《贵妃醉酒》如此,《千里送京娘》如此,《断桥》也如此。中国戏曲表演讲究背上有戏,马得爱画背影,可见深悟其道。他深明中国戏由动入静——亮相的重要性,人物画重韵律、重画面、亮“子午相”、“高低相”,并由画面的需要加以调整,与戏同又不同,难得的是气势。

  一般人看来,似乎马得随意涂抹就能成为绝妙佳作,其实不然。马得很熟悉我国传统戏剧,勤于观察,勤作速写,精于速写,数十年不辍,他那书架上200多本速写便是明证。多少年来,他速写本随身带,一有发现掏出本子就画,回家后再搜索脑子里的记忆默画。奇怪的是每晚临上床,他总要把画具在桌上摆得井井有条,然后躺下,似乎躺着比踱步更容易触发灵感。第二天醒来,疾步走向画桌,若试笔有成则一屁股坐在圈椅中,对画端详,不禁莞尔。一个题材反复画几十遍,这是寻常事。至于看戏,马得无职无权,被邀请甚至放车来接的事并非没有,只是偶尔为之。多数还是托人购票,而前排座位又非正常途径可得。最耗精气神的是挤公共汽车,常常深更半夜才到家。然而,只要能捕捉到一幅惬意之作,他殚精竭虑,无怨无悔。

  诗言志,画寄情。自从1980年调入江苏省国画院从事专业创作,马得干劲空前。彩色连环画《宝葫芦》、《东郭先生》、《牛郎织女》、《蛐蛐》、《三借芭蕉扇》,以英、法、德、日四种文字由北京外文出版社出版;《马得戏曲人物画集》相继由江苏美术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他和夫人陈汝勤合作的彩色连环画《八仙过海》先后再版三次,仍然满足不了小读者的需求;《马得水墨画小品》一函囊括了戏曲、诗意、乡情、儿童四辑,以笔达意,以墨传情,广受读者欢迎。此外,他还出版了《中国戏曲速写》、《话戏戏话》、《戏剧名画妙说》(与李克因合作)等专著,1991年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

  《马得戏曲人物画展》自1983年4月在江苏省美术馆首展后,近20年几乎从未间断,上海、北京、贵阳、广州、重庆、香港、台湾、新加坡、加拿大,每次展出观者如云,好评如潮。光香港收藏界10年间就先后两次邀请他前往举办画展,他的艺术成就受到了海内外媒体和美术界同仁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1998年马得八十大寿,结婚五十周年纪念,可谓双喜临门。相濡以沫五十年的夫人、做了一辈子编辑的陈汝勤,了却了平生一大心愿,精心编辑出版了精美的大型《马得戏曲人物画集》,成为金婚纪念中最独特的礼物。

  2007年,马得先生驾鹤西去。他的作品上常用一方闲章:“长乐”。马先生虽离我们而去,但他那“长乐”的心态却永远鼓舞着人们直面人生、直面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