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老行当——铁匠  

2010-08-19 17:30:33|  分类: 行将消逝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行当——铁匠

老行当——铁匠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早年读过臧克家先生三十年代初写的一首短诗《当炉女》,上下两阕十二行仅一百多个字,却活脱脱地展现了铁匠铺悲欢离合两个刻骨铭心的场面:

                  去年,什么都是他一手担当,

                  喉咙里,痰呼呼地响,

                  应和着手里的风箱,

                  她坐在门槛上守着安详,

                  小儿在怀里,大儿在腿上,

她眼睛里笑出了感谢的灵光。

 

今年,她亲手拉着风箱,

白绒绳拖在散乱的头发上,

大儿捧着水瓢蹀躞着分忙,

小儿在地上打转,哭得发了狂,

她眼睛盯住他,手却不停放,

果敢地咬住牙根∶“什么都由我承当!”

撑船、打铁,世上最苦的行当。一位失去丈夫的妇人,拖着两个孩子独自撑着个铁匠铺,真可谓苦上加苦。

铁匠手艺大都是家传,据说祖师爷是太上老君,因为他有炼丹炉,任何金属扔到炉内都可熔化,农历二月十五为祖师爷生日,铁匠铺众师徒是一定要拜祭的,图的是炉红火旺,生意兴隆。铁匠分店铺、流动摊两种,店铺通常设城乡结合部,前店后坊,或店坊合一后面为住家,专卖铁制日用品和农具,现场锻打应用器具。流动摊一般为二三匠人结伴,肩挑工具箱、小铁墩、火炉、风箱,走乡串户,专为农民锻打和修理铁犁、铁耙、镰刀等农具,倒也颇受欢迎。

从小我结识了一位铁匠朋友,叫三龙,比我大五六岁,人长得虽单薄,但胳膊上还有点肌肉,玩石担子、石锁是一把好手,由于家里弟兄姊妹多,十五岁拜在一位姓周的铁匠师傅手下当学徒。铁匠铺临街,早晨卸门板、生炉子、拉风箱自然是徒弟的事。大火炉在屋子右侧,铁匠墩就支在屋子中间,风箱一拉,炉膛内火苗往外直窜,铁料在炉中烧红刚拿出来,铁锤打在上面,通红的铁屑四下飞溅,如果溅在化纤织物上肯定留下一个洞,好在那年头市面上还没有流行化纤布,大家都穿纯棉织品,不怕烫。不过,铁屑近距离溅在身上还是挺烫的,所以,铁匠都系着厚厚的围裙,鞋面上盖着破布纳成的护罩。仅半年工夫,十八磅大铁锤在三龙手里已经抡得得心应手了。每次师傅掌主锤,三龙抡大锤,师傅左手握铁钳,右手握小锤,在三龙锻打过程中不断翻动铁料,使之能将方铁打成圆铁,粗铁棍打成细铁条。民间有句老话:长木匠,短铁匠。说的是木匠下料总留有充分的余地,长了可以锯,短了没法接;铁匠有大火炉,铁料可以接,要长则长,要短即短,要方则方,要圆即圆。

故乡邵伯过去是水码头,曾经是辉煌一时的南北物资集散地,镇上工业起源于以船民为服务对象的钉铁业,鼎盛时期,铁匠铺近百家,所产锚链名闻遐迩。这里生产的铁锚曲度相称、淬火适中,形状像猫的利爪,落地四平八稳;所产链,粗细均匀,连接处不留痕迹,即使遇上大风浪也不易断裂,故而享誉大江南北。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