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五月“麦蚕”香  

2012-05-05 12:49:29|  分类: 心香一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麦蚕

五月“麦蚕”香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三十年前的五月,我到南通平潮开会,在镇文化站邂逅当初一起在新华日报接受培训的张国梁同学。当时他招待我的东西至今记忆犹新,一个是新鲜的薄荷茶,文化站小院里种了几株薄荷,他随手掐了几片叶子,放点白糖,用开水一冲,就是一杯清凉可口的薄荷茶;品尝的点心则从未见过:形似青团,色泽青绿,闻起来有一股麦香,放在嘴里咀嚼,味道清淡,糯而不腻,颊齿留香。

五月“麦蚕”香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青麦穗脱离

五月“麦蚕”香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麦粒炒熟

五月“麦蚕”香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机磨

五月“麦蚕”香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成品

    我好奇地追问这是用什么加工的食品。张国梁告诉我,当地人叫它冷蒸(音),是将灌浆饱满但仍呈青色的麦穗割下来,经过脱粒、脱壳、飏净、炒熟、磨碎加工而成的时令小吃过去,人们吃冷蒸是因为饥不择食,青黄不接之际,不少人家陈粮都吃完了,没有办法只好把已经收浆但尚未成熟的麦子割下来做成冷蒸,用来填饱肚子。如今生活好了,渐渐变成一种习俗:立夏前后吃冷蒸可防疰夏。

    张国梁回忆,小时候家里每年都做冷蒸,立夏时节,家里人将自留地上已灌浆饱满但尚未泛黄的麦穗摘下来,放在干净的布袋里掼,偶尔也用手搓揉,进行脱粒、去壳,然后放入筛子一波一波将其飏净。下锅炒熟后,趁热用石磨将麦粒磨成细细的麦条儿。最后一道工序,放在蒸笼上隔水蒸,让冷蒸既有炒的香又有蒸的润,家里清香四溢,食用时用手将其紧紧捏成团,里面可以包芝麻糖,也可以包咸菜,放在嘴里越嚼越有味。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我没有再次吃过冷蒸,甚至不知道它的学名,连冷蒸二字也只记其音不知其义在报社我也偶尔提起过它,在我的记忆深处,印象始终美好的。说者有心,听者有意。报社有位南通藉记者,昨天一早突然打来电话,说托人从南通带来一些冷蒸,这是一种营养价值极高的绿色食品,保鲜期仅一天,时间一长会馊掉,务必及时拿回家。

    下午,我在第一时间拿到了从南通带来的冷蒸,打开包装,一股熟悉的味道一下把我拉回到三十多年前,我迫不及待地捏了一个小团放进嘴里咀,百感交集。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地问这冷蒸二字到底怎么写,学名叫什么?她也不知道冷蒸怎么写,只知道学名叫麦蚕。我上网搜索,终于搜到了描述传统立夏节两大风俗事象的岁时诗:麦蚕吃罢吃推粞,一味金花菜割畦。立夏秤人轻重数,秤悬梁上笑喧闺。诗里的麦蚕就是指夏收麦穗,因磨黏如蚕,故名麦蚕。明代宫廷杂史《酌中志》作者刘若愚在《饮食好尚纪略》中道:“(四月)取新麦穗煮熟,剁去芒壳,磨成细条食之,名曰稔转,以尝此岁五谷新味之始也。”

    如此美食,岂敢独啖!我想到了恩师、南通藉著名作家海笑先生。八十五岁的海老很开心,他怎么也想不到,我送来的竟是他孩提时代吃过的家乡美食。海夫人从橱柜里拿出芝麻糖罐,我将手洗净,在麦蚕里包了点芝麻糖,捏成枣核状递到他们手中。海老细细品尝,不由地哈哈大笑:这味道还跟小时候吃过的一个样!现在好多农家土特产口味道都没以前纯真了,难得南通这么个好吃的东西还保持着先前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