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卖冰棒  

2014-03-21 21:14:47|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食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食物

卖冰棒

    四十年前,南京有三种非常畅销的“一毛钱食品” ,至今让人念念不忘:大肉包、鸡蛋糕、小冰砖。

    南来北往的旅客,对火车站一毛钱一个的大肉包记忆犹深,那年月没有粮票是买不到食品的,而南京火车站的大肉包可以不收粮票,因此火车一靠站,人们便奔到站台上疯狂地抢购大肉包。南京大肉包皮薄、个大、油水足,每个里面有一个扁扁的小肉圆,吃了嘴上手上都是油,一个个直呼过瘾。如今,一毛钱的大肉包已涨到三块五一个,除了面粉比过去白,个头大一些,其它没有什么改变,南京人似乎有肉包情结,排队买大肉包司空见惯。鸡蛋糕,外面的包装纸几乎被油浸透,吃在嘴松软甜糯,是馈赠老人的上好礼品。说到小冰砖,我就想起了单位里的一帮南京青工,年青人在一起喜欢抬杠,最后输赢的砝码惊人的一致:“输了,我请你们吃小冰砖!”那神气如同现在:“输了,我请你们上金陵饭店!”一毛钱一块的小冰砖,当时算得上冰饮中奢侈品,更多的人则钟情于价廉物美的冰棒。

    小时候,我们属于散养的孩子,暑假期间,一个个都玩疯了,粘知了、钓鱼虾、掏鸟窝、捉螃蟹,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午后,玩兴正浓,“啪啪啪、啪啪啪”,远处木块拍打冰棒箱的声音如约而至:“冰棒、冰棒,奶油冰棒;冰棒、冰棒,赤豆冰棒”。木块在冰棒箱上每拍三下,停顿一次,如此循环,听起来是那么单调、震耳欲聋,但对于我们孩子来说,却充满了诱惑。

    水果冰棒三分、赤豆冰棒四分、奶油冰棒五分,这是多年不变的价格。卖冰棒的老人头戴一顶旧草帽,肩上搭块湿毛巾,一根帆布带拴着一个大木箱,横挎在肩,手里拿着木块,边拍边吆喝。听到吆喝声一个个小孩死缠烂打地从母亲手中讨得几个零钱,飞也似地直奔冰棒箱而去。冰棒箱里盖着厚厚的棉垫,掀开棉垫,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大家手里高举着分币,脑袋赶紧伸了过去。水果冰棒虽然便宜,只是糖精加色素的冰,拿在手上总觉得没面子;奶油冰棒奶香浓郁,偶尔尝尝可以,它的性价比毕竟没有赤豆冰棒高。我们拿到赤豆冰棒,总是小心翼翼地揭开冰棒纸,互相比一比谁的冰棒赤豆多。有的小孩看到自己的冰棒赤豆比别人少,缠着卖冰棒老人换一根,老人脸上面露难色:“冰棒是模子里倒出来的,又不是我故意欺负你,换给你,我卖给谁?” 

老人的冰棒是从二十几里外的县城批发来的,一箱冰棒百十根,顶着烈日沿街叫卖,一天下来能赚块把钱,沉重的冰棒箱背得他大汗淋漓,可他从来舍不得吃冰棒,身边的背包里有一只盐水瓶,里面装的是盐开水。

自从冰箱进入寻常百姓家,卖冰棒的拍打声和吆喝声从此消声匿迹,每每去超市,看着琳琅满目的冷饮,不经意间会回想起童年的那段岁月,眼前似乎还有当年的画面和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