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纤 夫  

2014-04-29 14:15:24|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纤 夫

纤 夫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年轻时我曾当过“纤夫”!其实,那仅仅是一次客串。

    1971年初夏,我所在石油勘探队来到苏北里下河地区,眼看施工即将结束,却遇上了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仅仅一夜,河水暴涨,我们船队如果不迅速撤离,将坐以待毙。“撤!”队部一声令下,我们穿上长筒靴、裹着雨衣纷纷冲出船舱。当时,我们租用的是民用木船,每条船载重量在13吨左右,上面搭了木架,铺上芦席、油毛毡,就成了流动的帐篷。尽管野外风狂雨猛,八九个小伙子拉一条木船真不在话下。纤绳、纤板现成的,船老大领航,老板娘掌舵,我们每人背一块纤板,纤板上的短绳头上拴个木疙瘩,在纤绳上打个活扣,便可以用力拉纤了。十几条船,百十号人,“嗨哟,嗨哟,嗬哟嗨……”有声无字的纤夫号子,在苏北小河港汊上空回荡,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有了那次经历,我对纤夫生活的艰辛有了切身体验,对纤夫的生存状态格外关注。在电脑里,我保存了《神农溪裸体纤夫》一组图片。画面上,川鄂长江激流险滩上的纤夫赤身裸体,肩头仅有一块搭肩,烈日下,那古铜色身躯泛着油光。逆水中,纤夫腰成满弓,纤缆如弦,在陡峭山岸上手抠岩缝,赤脚穿草鞋,寻找着水石里的抗争支点,汗珠摔成十八瓣,胸腔里挤出“嗨哟,嗨哟”的号子,一步步艰难前行,阵势十分悲怆。

    纤夫为什么要赤身裸体?原因在于,拉纤时频繁下水,在时间上容不得宽衣解带,更重要的还是为了防病,试想纤夫一会儿岸上跑,一会儿水里趟,衣服在身上干了湿、湿了干,不得病才怪呢!所以纤夫一般穿“刷把裤”,那裤子像刷把,丝丝缕缕悬于腰间,很难看见一块完整的布料;烈日下、风雨中,他们干脆什么都不穿,赤条条来去反而无牵无挂。

    我出生在京杭大运河边,岸边的古纤道如今还断断续续地保留着。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帮小公鸡头,总喜欢齐刷刷地站在石驳岸上,对着大运河撒尿,比谁尿得远。不过,真正保护得好的还是绍兴的古纤道。该纤道始建于唐代,它以绍兴城为起点,西起萧山西兴,东达余姚姚江,沿萧甬古运河修筑,绵延长达150华里。古纤道贴水而筑,由一座座石桥连接,形成水上通道。因纤道多为官府出资修建,亦有官道、官塘之称。如今修复的古纤道长约7.5公里,共有281孔。从远处眺望纤道,犹如一条漂浮在水面的白色练带,更像一幅水乡风景画。纤道沿着运河不断向前伸展,时而两面临水,时而一面临岸。纤道的路基是由条石砌成的一个个石墩,高出水面半米左右,墩与墩之间石板一块连着一块。古纤道沿岸芳草碧绿,河道上的平桥、拱桥和梁式桥千姿百态,如长虹卧波,似玉带横陈,昔时“桥上行人,桥下背纤;舟行画里,人在镜中”的水乡美景,奇迹般地重现在世人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