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拾 屋  

2014-05-10 10:29:56|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拾 屋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瓦匠有轻功!”这是我小时候听人对瓦匠高超技艺的赞叹。你看他在屋顶爬上爬下、行走自如,竟踩不坏一片瓦,功夫的确了得。

    老式瓦匠会砌墙、铺瓦、粉墙、打灶、拾屋(拾漏),这是那个年代他们混饭吃的全部手艺。瓦匠的手艺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特别在钢筋混凝土未被广泛运用的年代,瓦匠是很吃香的,人们要想住得安逸,自然与瓦匠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中国传统的建筑以木结构居多,不论是简易的民居,还是巍峨的宫殿,乃至摩天大厦,全是用一块块砖、一片片瓦砌铺而成。砖和瓦从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代沿用至今,被称为“秦砖汉瓦”。过去,我们居住的都是四合院式的青砖黛瓦平房,五架梁、七架梁,人字形的屋顶由片片小瓦覆盖着。这类瓦屋往往有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历史,年久失修,极易漏雨,尤其夏天狂风暴雨过后,手艺精湛的瓦匠,家里的门槛就差被人踏破。

    我同学的父亲就是一位手艺精湛的瓦匠,拾屋是他的拿手好戏。瓦匠吃饭的家伙很简单,瓦刀、木泥皮、铁泥皮,还有一个泥桶和一杆自制的有刻度的长木尺。那时少有水泥,泥桶是装熟石灰用的。瓦匠成年累月穿一双千层底的软布鞋,一是轻便,二为防滑。开工的时间约好了,他会扛着长长的木梯主动上门,先向户主了解漏雨情况,然后用水将生石灰煮开,挖一部分熟石灰放在一块大青石上,倒少许水,将纸筋、草木灰掺进去,用锹搅拌均匀,装上一泥桶,瓦刀往里一插,拎着就上屋了。

    上了屋面,他总是一脚踩两路瓦,基本是半蹲着,站不直,坐不下,先用旧扫帚将瓦沟里的枯枝、树叶、杂草等垃圾清扫干净,在漏雨点及雨水流淌方向准确找出开裂的底瓦,用完好的瓦片替代,再将瓦片码齐,最后用那把长木尺拍几下,用石灰修补破损的屋脊和瓦头。经过他这么一拾掇,三五年可以高枕无忧。

    由于对瓦匠的“轻功”太迷恋,十三四岁时,我整天上窜下跳,梦想练就一身飞檐走壁的轻功。对门邻居董老太爷是位空巢老人,一人独居一个四合院,房屋虽不漏雨,但瓦沟里却长了许多杂草、积了不少枯枝烂叶,老先生舍不得花钱雇瓦匠,看我欢蹦乱跳、聪颖过人,暗地里和我商量,请我上屋去帮他拾屋,我年少气盛,居然一口答应了。上屋之前,他特别安慰我,你放心地上去,万一滑下来,我一把能把你接住。我倒没有什么顾虑,权当学雷锋做好事嘛!爬上屋顶我一点也不怕,还敢和下面的小朋友打招呼、开玩笑。事后,老先生也没亏待我,犒赏了我几块桃酥。但此事很快被我母亲知道了,她狠狠地将我一阵臭骂:“万一掉下来,脑浆珠子跌得洒下来!”

    这就是我此生唯一一次拾屋。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