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照相馆  

2014-05-18 09:00:43|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照相馆

照相馆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19875月,大学即将毕业,心中念念不忘到中国照相馆拍张肖像照。中国照相馆肖像摄影在摄影界首屈一指,曾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国家领导人留下一张张珍贵的照片,既然身在北京,当然要体验一下它的精湛技艺。为此,我精心地把自己捯饬了一下,精神饱满地走进坐落在王府井大街中段的中国照相馆,随着摄影师手一挥:“看这里,笑一笑!”我留下了人生的精彩瞬间。后来,照片贴在毕业文凭上,同学们拿我开玩笑,说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持人。

  记得小时候,母亲也带我到照相馆去照过相,小镇上只有一家照相馆,布置简陋、设备陈旧、技术一般化。而扬州城里的照相馆就不一样了,照相室背景是各式各样的布画,既有室内堂景,又有室外园林景。采用室内堂景时,配以地毯、高背椅、茶几、花瓶、盆花等道具,显得高贵典雅。室外景,前有树木、垂柳,后有宝塔、湖光山色,人坐在低矮的树桩或仿制的石台、石凳上,照出来的相当自然、真实。早年,我家镜框里有一张母亲抱着我在假石山旁拍的照片,当时我刚二岁,还穿着开裆裤呢! 

         初中毕业前,在镇上照相馆拍过一次学生照,摄影师傅用的是古董式木质座机,旁边布置了高高低低不同型号的聚光灯,他将头藏在黑布袋里,定格底片尺寸的木框和存底片的暗盒被弄得哗啦哗啦响,我在镜头里只看到自己的倒影,“注意,看这里!”摄影师傅一捏手中的气囊,只听“咔嚓”一声,照相就结束了。一寸照片洗印四张,不过三毛钱。一周后去取照片,却怎么也找不到我的照片,摄影师傅急得一头汗,不得不把我叫进暗房,让我跟他一道找。

         暗房里弥漫着显影水、定影水的酸味,一只小灯泡外面裹着红布,发出幽幽的红光,除了印像机、上光机、光边切片机,还有放大机,满屋的底片、照片叫我到哪儿找。我被暗房里的气味薰得喘不过气,赶紧退出来吸几口新鲜空气。

在隔壁房间里,我发现一位小姑娘正在给放大的照片着色。那年代没有彩色照片,给黑白照片着色成了时尚,年轻人的结婚照、小孩的周岁照,哪怕多花几个钱,也要放大、着色,图的就是完美、喜庆。着色的小姑娘手里拿着纤细的毛笔,蘸着水彩,小心翼翼地在照片上描抹,大红、大绿、鹅黄,嘴唇一律鲜红,色彩虽然有些夸张,但弥补了黑白照片的色彩单调,满足了人们对美的渴求。二十多年前,许多老人卧室里还挂着风姿绰约的放大、着色照片,这些年随着数码照相机的普及,人人成了摄影师,传统照相技术望尘莫及,老人时兴到影楼拍金婚纪念照,把当年的大照片悄悄藏到了箱底。不信,你回家问问老人,也许在哪个箱底还保存着当年的结婚照,那上面有他们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