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摆 渡  

2014-06-20 13:58:57|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摆 渡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是唐朝诗人韦应物任滁州刺史时作的诗,这的确是一首情景交融的好诗,涧边的幽草,树上的黄鹂,傍晚的春潮,野渡的小舟,一幅绝美的图画。"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成为古今丹青高手和当代摄影家的艺术追求。

摆渡古已有之,分为三类:官渡、义渡和私渡。官渡,是为了官家往来而设置,由官府发给粮俸;义渡,一种是僧人募化得钱设置,另一种是当地乡绅大户为博取好的名声而设置,均不收渡资。在农村,摆渡主要为当地人免费服务,为了维持生计,每年夏收和秋收后,船主到庄上挨家挨户收取粮食。故乡是水陆交通重镇,摆渡成为人们重要的出行方式。据《邵伯镇志》记载:邵伯境内渡口较多,著名的渡口有:清雍正四年(1726),潘鸿重造的大马头潘家古渡;乾隆七年(1742),扬州知府高士钥建于北会馆南首的普济渡;乾隆五十八年,两淮盐商建的六闸义渡,这是扬州通往北京古驿道重要渡口。

我家开门就是河,河上架有通运桥,木桥三四年维修一次,家门口的水码头便成了渡口。渡船每天来回穿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我行每天上学放学都摆渡。我自小喜欢《水浒》,听说书人讲到浪里白条张顺与黑旋风李逵江上斗法的情节,我对渡口格外留神,仿佛斗法就发生在眼面前这片水域。摆渡船并不大,长四五米,宽不过一米五,由于河面不宽、水流不急,艄工荡起双桨从容地将过往行人平稳地送到对岸。

而镇西通往船闸的渡口则比我家门口的大多了,这是一条与京杭大运河相通的高水河,水流湍急,来往船只不断。在宽达一百多米的河面上,一根钢缆横跨两岸,摆渡船比较大能载二三十人,一只磨得锃亮的铁环穿在钢缆上,艄公只要用力拉动铁环船便移动。一旦有船队通过,两边的绞关迅速将钢缆沉到河底,确保航道通畅。人少的时候,艄公便将渡船停在一边,钻进放绞关的窝棚休息。河这边有人急着摆渡,尤其是冬天,西北风呼呼地叫,隔着大河,一声两声是听不见的,行人只好扯开嗓门高喊:“过河欧!过河欧——”那声音荡气回肠,透着行人内心的十二分焦急。艄公的嗓门一点不比行人差:“哦!来了——”,一呼一应,又是一幅民情风俗画。

摆渡是门手艺和体力并重的活,赚的是辛苦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风平浪静时,一个来回只需十几分钟,遇到风大浪急的日子,全船人命悬一缆,艄公常常要使出浑身解数艰难地将船拉到对岸。至于渡资,那是由交通管理部门和物价部门核定的,从每人每次三分钱,变成五分、一毛、两毛,后来水泥挂桨机船代替了木船,涨到五毛、一块,再后来河面上架起了雄伟的大桥,渡口自然消失,艄公乐得回家享清福抱孙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