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扳 罾  

2014-06-24 07:59:48|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扳 罾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如今,众多农家乐旅游为了吸引人气,增设了踩水车、推石磨、舂米、扳罾等互动项目,再现农耕时代的原始生活状态,寓教寓乐,让孩子觉得十分新鲜。

        扳罾,使我想起了“文革”期间的一句流行语:“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纲是渔网上的总绳,提起它,一个个网眼便张开了。景点的罾显然比过去小多了,网起网落,勾起了我童年的美好回忆。

       “守株待兔”是嘲弄那些墨守陈规的笨人,而“结网待鱼”却体现了劳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我家门前有条河,河边有个窝棚,窝棚里有绞关,绞关面前就是罾。这张硕大无比的罾,紧绷在八根厚实的毛竹片上,在竹片交叉的十字架上拴着粗麻绳,这总绳连着滑轮,固定在河边的大树上,网起网落,全靠窝棚里的绞关操作。扳罾是个力气活,也是一门技术活。收网时没有一定的臂力,二三百斤重的网,无论如何收不了,弄不好绞关失了手,整个人被甩出去,非死即伤。扳罾人明白“四两拨千斤”的道理,利用滑轮渔网不紧不慢地往上扳,朴素的力学原理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扳罾这一古老的捕鱼方法,在水乡泽国已流传几千年,在《楚辞?九歌》里就已经有了“扳罾何为兮,木上作鱼网”的记载,在故宫收藏的明、清山水画中,也有以扳罾为题材的作品。“江南三月桃花雨,夜半鲤鱼来上滩”。鱼汛季节,一张罾一天一夜能扳上千斤鱼。真正的美食家,要尝的就是这种“不缺一片鳞,不流一滴血”的“起水鱼”,用它氽汤、红烧,不用放多少佐料,哪怕“河水煮河鱼”,也能把“眉毛鲜得掉下来”。

         扳罾的人都一颗平常心,“十网九网空,捞住一网就中”,贪心的人最好别扳罾。有道是:懒张簖,勤扳罾。他们年龄通常都四十岁往上,既有体力,做事又想得开。一网下去,看到鱼儿蹦跳、银光闪闪,拿起抄网远远地伸过去取鱼,不狂不喜;无鱼,不急不恼,放下网再等,每隔十分钟起一次网,悠然自得。

         在茫茫大江大河中,罾对鱼类王国来讲,不啻是极其危险的埋伏圈。经验丰富扳罾的人,深谙“鱼阵”,知道什么时候有鱼来,什么时候有鱼阵到。对待鱼阵要懂得规律:头阵敬,二阵迎,尾阵下网捉残兵。头阵通常是领航的“铜头”、“黄脊杆子”,凶猛异常,稍受惊吓便会乱跳乱窜,穿烂渔网是常事,能放行就放行。大鱼阵,首尾相接上千米,全是红眼白丝鱼、鲤鱼,大的二三十斤,小的也有三四斤。此时此刻,扳罾人在绞关前,弓箭步站着、屁股后坠、两只胳膊用足力,两手交替不停地扳。随着鱼儿出水,动作放缓,一下一下稳拉稳扳,看到大鱼在眼前蹦跳,他们兴奋得脖子上青筋直跳,肌肉、青筋和古铜色的皮肤,让人想起了前苏联名画《伏尔加河上的船夫》。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