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缝 穷  

2014-06-06 13:41:05|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缝 穷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家无隔夜粮,儿女泪汪汪,

手提针线篮,缝穷到街坊。

缝穷啊,缝穷啊,

谁家儿郎破衣衫,

拿来替你缝两针;

缝穷啊,缝穷啊,

公子小姐不光临,

我们的主顾是穷人。

        这是20世纪20年代流行的一首歌曲叫《缝穷婆》。这首歌的作者是我国流行歌曲先驱许如辉,歌词刻画了一位游走在社会边缘、为摆脱贫困而自谋生路的底层妇女的形象。1904,日本村井兄弟商会社出品的烟画曾描绘了缝穷婆在街头为人补衣的情景:缝穷婆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旁边是一个两头翘起的元宝篮,里面放着针头线脑和各色洗净的旧布。她面前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拿着一件破旧的衣服,似在嘱咐缝穷婆仔细给他缝补缝补。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车站、码头还偶尔看到过中年妇女坐在路边为贩夫走卒“缝穷”的情景。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新老大,旧老二,补补衲衲给老三”,从这些民谚中,我们可以想像出当年老百姓生活之窘迫。那时节,“身上衣服从里到外没有一个补丁”,简直是一种奢望,甚至被斥之为“缺少劳动人民本色”。邻居小女孩从幼儿园回来,哭着闹着要奶奶给她衣角和袖子上打两个补丁,因为现代革命样板戏《红灯记》中李铁梅身上衣服有两个补丁。新衣服未上身,先在肘部、臀部、膝部打补丁,而今我们也许会觉得匪夷所思,可是在那个年代却司空见惯,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经久耐穿。故而,以缝穷为主要业务的小缝纫机店应运而生。

         杨大哥、陈大姐当年曾是才高八斗的人民教师,自从划为“右派”后,被开除公职,顿时斯文扫地。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为生活所迫,夫妻二人选择大运河边开了一爿缝纫机店。其时,大运河疏浚如火如荼,千军万马战宏图,工程历时两年,质朴的民工硬是靠人挑肩背,完成了300多万立方米的土方。这些民工大都来自苏北里下河地区,他们独自一人出来挑河工,身边没有人缝补破衣服,杨大哥“缝穷”雪中送炭,生意出奇的好,可就是赚不到钞票,顶多赚点小菜钱。晚间,是杨大哥、陈大姐最忙的时候,要补衣服的民工常常当场把破衣服从身上脱下来,又脏又破,还有一股汗馊味。他们从来不嫌弃,笑脸相迎,立等可取。钞票嘛,给多给少都行,手头太紧,那就先欠着,有就给,没有拉倒,因此在民工中人缘极好,一些家境较好的民工回家过年,总忘不了捎点年糕、焦屑、山芋干等土特产过来表示感谢。

    杨大哥、陈大姐待人也不薄,平时有空将一块块零碎布拼接起来,加工成垫肩、鞋垫之类小物件,送给这些民工,既经济实惠又扎实耐用。“惺惺惜惺惺”,才高八斗的知识分子和满身汗馊味的民工,就这样在患难之中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