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打蒲包  

2014-07-08 09:27:38|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行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行当

打蒲包

打蒲包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水网地区是水草的天堂,谷雨过后,蒲草嫩芽由淡黄渐渐转浅绿,新叶尖镶上乳白色的玉边,随风摇曳,犹如一幅精美的油画。春夏之交,蒲滩酷似一张嫩绿色的地毯,散发出独特的蒲香,清香馥郁。蒲草为多年生落叶、宿根性挺水型草本植物,因其穗状花序呈蜡烛状,又叫水烛。入夏后,蒲草梗头开花,一枝独出,深黄色的花穗长长圆圆形如蜡烛,昂然在蒲草丛中摇曳,极显艳丽。蒲穗晒干可做蒲绒枕头,也可以点燃替代蚊香。

         蒲草的嫩茎是上好的野生蔬菜,蒲菜入宴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周礼》上即有“蒲菹”的记载。明朝顾过诗曰:“一箸脆思蒲菜嫩,满盘鲜忆鲤鱼香”,“蒲菜佳肴甲天下,古今中外独一家”。如今,淮安“无蒲不成宴”,蒲菜已成为宴席中一道必不可少的主菜。

         打蒲包是水网地区人家传统的家庭副业,也是主要经济来源之一。蒲包用来装鱼虾蟹鳖水鲜,具有透气、吸水、保湿功能,尤其装螃蟹最佳,蒲包扎得紧,保鲜三天不成问题。上世纪七十年代,猪肉七毛四一斤,大中小蒲包分别能卖一毛、五分、三分,手脚麻利的妇女每天打十只蒲包没问题,扣除成本能挣七八毛,在那个年代可算一笔不小的收入。

       “千户万户捣衣声”,如果将李白的诗改一字,用“千户万户捣蒲声”,倒能形象地概括家家户户编蒲包时的情景。当年我们在苏北找石油,每天清晨路过村庄,耳畔便响起了隆隆的捣蒲声。

         蒲草割下来还是青的,必须放在阳光下曝晒,尽可能把水分蒸发掉,否则容易腐烂。打蒲包首先要将蒲草碾“熟”,因为晒干的蒲草又硬又脆容易折断。条件许可的人家,将蒲草平摊在麦场上,用石磙子来回碾压,几十趟下来,蒲草也就碾熟了。更多的人家则是用手工捶:家门口置一块长条石,长二尺半,宽一尺,八寸厚,一半埋在土里,蒲草散开铺在条石上,用大木棰捶,边捶边洒水,以增加其韧性。一家捶,家家捶,嘭嘭声如敲战鼓,整个村庄雷声隆隆,地动山摇。

    捶蒲是男人的活,捶好以后,就完全是妇女的事了。冬日阳光下,女人们聚在一起,各自带着自家的活计,手中悉悉地编,嘴里呱呱地说,张家长,李家短,笑声不断。附近小镇上有专门的收购点,供销社仓库里收来的蒲包堆积如山。

         写到蒲包不由想起了家乡与之相关的美食:蒲包肉。它的形状好似一只小小的葫芦,小巧精致,惹人喜爱,且肥瘦相宜,软糯筋道,肥而不腻。汪曾祺先生在小说《异秉》中对它有这样一段描述:“蒲包肉似乎是这个县里特有的。用一个三寸来长直径寸半的蒲包,里面衬上豆腐皮,塞满了加了粉子的碎肉,封了口,拦腰用一道麻绳系紧,成一个葫芦形。煮熟以后,倒出来,也是一个带有蒲包印迹的葫芦。切成片,很香。”汪先生不愧为老饕,美食美文,让人垂涎欲滴。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