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杂货店  

2014-10-22 17:49:08|  分类: 渐行渐远的老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古巷风情》(续)老风情

杂货店

杂货店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家门口的杂货店在我出生之前就有,由于紧靠轮船码头,面对车水马龙的通运桥,客流量大,生意出奇地好。

杂货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开门七件事所罗列之物,还兼营糕点、糖果、藕粉、罐头、海带、海蜇、淡菜、香烟、酒、石碱、肥皂、雨伞、蚊香、纸张、香烛、煤油、火柴以及南北货,并代售邮票。南方的桂圆、荔枝、冰糖,北方的核桃、红枣、柿饼,外国的伊拉克蜜枣、古巴砂糖,应有尽有。

杂货店做的是街坊生意,与街坊关系十分融洽,店里两位女营业员,一个五十开外,一个四十出头,左邻右舍不论男女老少一开口就是:花妈妈、四妈妈。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大兴公私合营,此前她们是杂货店老板娘,而今成为营业员,业务上驾轻就熟。花妈妈相当于店长,经营手段灵活,商品能拆零的尽量拆零卖。那年月,不少烟民连整包香烟也买不起,烟瘾上来掏二分钱到杂货店买二支,就着柜台上的免费火柴点起来,立马吞云吐雾,另一支夹在耳朵上,心满意足地走出店堂。也有人身上连一个子儿也找不出来,花妈妈一看对方脸上那尴尬的样子,二话不说,赊账。

等到我到了能打酱油的年龄,家里打酱油、买醋这类活基本上由我承包,我对杂货店里打酱油、打酒的过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货架下面放着一溜酱油缸,有虾籽酱油、生抽、老抽,打酱油的竹端子,一斤、半斤、二两、一两、五钱次第排开,要什么品种就给什么,要多少打多少,童叟无欺,公平交易。烧酒放在硕大的酒坛里,坛口盖着一个小红布包袱,包袱里包的是酒坊里带来的泥,盖上去严丝合缝,一点不漏气。酒端子则为白铁制品,酒鬼看打酒那眼神与众人不同,他希望酒端子在漏斗上多停留几秒钟,把里面的酒控干,这哪是酒,是命!

四妈妈服务态度和蔼,重活脏话抢在先,手脚十分麻利。将糕点、干果用粗纸包成三角包、捆扎瓶酒,这是她的强项,商品由她一包装,既牢固又美观,备受顾客称赞。

花妈妈早年丧夫,成年累月住在杂货店里,每天开门早打烊迟,即使半夜有人敲门买东西也毫无怨言。她为人随和,特喜欢小孩,小孩子有两个零钱会毫不犹豫地往她手里送。一度我迷上了店里的彩色弹子糖,一分钱五粒,花花绿绿,既好玩又好吃。花妈妈用小勺子将糖从瓶里取出来,在柜台上一五一十地数给我,偶尔也多送我一两粒。临走,她莞尔一笑,轻轻地括一下我的小鼻子。

后来,我又爱上了一种叫老鼠屎的小食品,既酸又甜又咸的小颗粒,含在口中满嘴生津,它的学名叫咸金桔、盐津枣,从上海开始流行,三分钱一包,用今天的话,不要太好吃哟!而母亲每天只给我两分零花钱,为了解馋,我居然向花妈妈馀账,三天吃两包,我这馋猫胆子真是够大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