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悟悟斋主的博客

行万里路,拍万幅图,享万分乐

 
 
 

日志

 
 

将“抢救”进行到底  

2015-02-08 09:09:25|  分类: 心香一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抢救进行到底

----《扬州古巷风情》续篇自序

将“抢救”进行到底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扬州古巷风情》2007年底在扬州正式出版发行,首发式上,面对媒体的镜头,我百感交集:“在外漂泊了三四十年,但我对家乡的这份眷恋和热爱是永远抹不掉的,我从小喝的是运河水,身体里流淌着扬州血,我要报效我的家乡。我写这本书,为的是给那些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比我年长、具有浓厚怀旧情结的人,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个想头。”

首发式现场,来了不少中老年读者,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虽然素昧平生,他在报纸上读过我的文章,激动地拉住我的手说:“老弟,你为扬州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文化学者、扬州文化研究所所长韦明铧慷慨陈词:“我佩服喜根先生,肯花那么多时间,用自己简洁而隽永的文笔,忠实记录扬州的风情与事物,随着那些风情与事物的逐渐消逝,喜根的这些文字将变得越来越珍贵。”此后,《新华日报》载文,称该书为扬州古巷文化作了独到的诠释,是扬州历史文化的乡土课本。著名作家、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收到该书,亲笔题词:“为后人留下记忆中的财富”。香港《大公报》则以一个整版的篇幅,以“王喜根抢救扬州古巷文化”为题,向海内外读者推介《扬州古巷风情》一书。

这些年,我心中一直仰慕两个人,一位是被人们誉为“民间文化遗产保护神”冯骥才先生,一位是台湾《汉声》杂志主编黄永松先生。我喜爱他们的作品,更敬仰他们的为人。这些年来,他们投入大量的精力从事祖国文化遗产的抢救与保护工作,组织多次大型文化抢救行动,出版各种相关著作,发表大量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辨性与呼吁性的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承蒙厚爱,冯骥才先生给我打过电话,但我们从未谋面,他的博客我是常客,我既是冯先生的粉丝,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的追随者。正是在两位师长的精神感染下,我义无反顾地参与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行动。

骥才先生认为中国的文化有两类:“一种我称为父亲文化,是庙堂文化,是孔子,是能给我们力量的文化。另一种我称为母亲文化,也就是流传于民间、动态的、生长于每个人心里的文化。母亲哺乳时哼唱的歌谣,中国民间的,我们统计出来达八亿多万字的口头文学,这些是我们的DNA(基因),是我们民族的优势。”

母亲文化”生长于每个人心里,是威力巨大的民族基因。我之所以与乡土文化结缘,应该说母亲文化”给了我智慧和力量。1988年夏天我在北戴河度假,写下第一篇怀念母亲的文章江葬》。母亲作为一位勤劳、朴实的劳动妇女,虽没有什么文化,但她深明大义,对人生看得很透彻,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家乡的古镇上她率先倡导火化,毅然决定将父亲骨灰撒入长江,并嘱咐家人日后将她江葬,如此举动,当时堪称惊世骇俗。我饱含对父母的一片深情奋笔疾书,动情之处,禁不住几度哽咽。

生长于心里的文化,从心田里汩汩流出,至此我一发而不可收,陆续写下发髻》《裹粽子》《补锅》《银匠》《剪鞋样》《苋菜秆蒸臭豆腐》等一批文字,几乎每篇都与母亲有关。初稿在朋友圈中传阅,人们渐渐从中发现了非物质文化的内涵。他们认为,这些文字的功能不仅是供曾经经历过那段生活的人享受怀旧的乐趣,更重要的是让没有经历过那段生活的人,了解曾经长期存在过的非物质文化在历史上起过的重要作用。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先进化,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民俗的具体内容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它是非物质文化的重要遗产,作者应站在抢救非物质文化的高度,从发掘古巷文化入手,让扬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焕发新的生机。我欣然接受朋友的建议,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以扬州为地域特色,把童年记忆中的老行当、老玩艺、老吃刮、老风情,用直白的文字记录下来,力图使其薪火相传。

感谢热心读者和关爱我的博友,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他们读懂了书中的文化内涵,也读懂了我的一片苦心。扬州人民广播电台《绿杨城郭》栏目邀请我走进直播室,资深主持人石翔显然是有备而来,她说:“我认真拜读了您的书,发现您是个孝子,书中不少篇幅都与母亲有关,文字细腻,感情真挚,催人泪下,我认为在这本书扉页上可以加一行字,献给我的母亲。”听了这番话,我顿时眼圈红了。那天清晨,为了到电台上节目,我在床上把书又翻了一遍,发现书中写到母亲的地方竟有24处。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为了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我写这些文字是感情的真实流露。在母亲百年诞辰的祭祀活动中,我将书一页一页拆开投入焚化炉,寄托我的哀思,同时也是向家人传递“百善孝为先”的理念。

“往事并不如烟”“您的书勾起了我童年的幸福回忆”“《扬州古巷风情》展现了一幅生动的民俗画卷”、“我们期待读到更加精彩的续篇”。捧读一篇篇热情洋溢的书评,我感到欣慰,又感到肩上担子沉甸甸的。记得冯骥才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知识分子那种对于乡土文化的深切情怀,使得他对民间文化保护的现状而焦虑,无奈之后是更奋力的主动追赶,在城镇化到来的狂风之前,为未来留下记忆。对于生命、历史,如果你不能延续它,你一定要记录它。”这些年,年届古稀的冯骥才始终站在抢救民间文化第一线,并带动更多人加入到民间文化抢救和保护工作。作为一名记者、一个作家,“母亲文化”滋养了我,我有阅历、有笔力,应当有点社会担当,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到底。

这两年,我逐渐脱离外界的喧嚣和干扰,拿出一定精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每当我提起笔,沉浸在童年的回忆之中,故乡的许多“凡人小事“便浮现在我眼前。“写得平淡一点,自然一点,家常一点。”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的教诲仿佛又在耳边回响。1986初冬的一个下午,我叩开汪老的家门,老人一听说是小同乡,眼角鱼尾纹都舒展开了:“你府上哪里?”我脱口说了家乡的俚语:“高邮到邵伯六十六(里)”。汪老很兴奋并告诉我,他继母就是邵伯人,父亲续弦时他和姐姐曾专程到邵伯参加婚礼,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老人沉浸在浓浓的乡情之中。汪曾祺先生是我最尊敬的长者之一,作为他的同乡,我们同喝运河水,得到运河文化的滋润,他笔下的故乡风俗人情浑朴自然,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平淡质朴,娓娓道来,如话家常,清淡委婉中表现和谐的意趣,从而成就了他“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的文学地位。当年我在北京求学,有机会得到汪老的耳提面命。汪曾祺认为,现代生活充满喧嚣和紧张,人们向往宁静、闲适、恬淡,追求心灵的愉悦、净化和升华。美在身边,美在本分,我们应当帮助人们发现身边的“凡人小事”之美。我牢记先生的教诲,在文化遗产”中,努力发掘记忆中的“凡人小事”之美,用简洁、平实的语言,讲述一个个平淡、自然、家常的故事,用以传承原汁原味的乡土文化。

 

将“抢救”进行到底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将“抢救”进行到底 - 悟悟斋主 - 悟悟斋主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